人民网 >> 人民网卫生频道 >> 专题 >> 避孕药诞生50周年

[编者按]

  2010年是口服避孕药诞生50周年。问世之初,避孕药引起了社会上关于道德和性的激烈辩论,如今避孕药已经成为大多数女性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据估计,现在全球超过1亿女性使用避孕药不仅为了避孕,而且还在利用它的其他好处,如经期止痛、抑制痤疮。避孕药无疑是上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有助于提升女性的社会地位。
  200名著名历史学家一致认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原子弹,甚至是电脑和网络对20世纪的影响力都不及这小小药片来得强大。
  50年来,科学家们坚持不懈的在为口服避孕药的发展贡献力量,这个革命性的发现之旅跌宕起浮激动人心,同样更令人激动的是全世界女性因此不断的在自立自主的道路上前进,这个小药片对社会和女性的影响非凡,让我们一起回顾。

发展历程更多
  •   如果没有Sanger和McCormick这两位女性,可能就没有避孕药的发展。Sanger是一位护士,见过太多女性被多次妊娠和生育摧残,而且小生命嗷嗷待哺,给家庭和女性带来沉重的负担。她确信由女性自己来控制的避孕方式,才能将女性从多次非计划怀孕的负担中解脱出来。Sanger在当时那个把生育视为女人份内的事儿,并且官方禁止生育控制的社会树敌不少。二十世纪50年代,激素类避孕药的开发还未被允许,Sanger联系到富有的McCormick,她们一起说服了Gregory Pincus博士开发口服避孕药。1960年5月,Enovid在美国面世。如果说Pincus是“避孕药之父”,那么Sanger和McCormick就是助产士。

  •   1960年,第一个口服避孕药Enovid在美国市场推出。
      1961年,拜耳先灵医药西德推出了欧洲第一种口服避孕药Anovlar,同年在澳大利亚上市。Anovlar每一粒含50微克的乙炔雌二醇和4毫克的醋酸炔诺酮。
      1965年,VEB Jenapharm公司推出了Ovosiston,这是东德出现的第一种激素避孕药。
      1965年,含有新的孕激素的避孕药首次亮相,是先灵公司生产的Eugynon。每一粒含500微克的孕激素成分甲基炔诺酮,这是一种比当时一直使用的炔诺酮更加有效的物质。

  •   1971年,先灵公司推出一种全新理念的避孕药:迷你避孕药,每一粒只含有非常少量的左炔诺孕酮,而且完全不含有雌激素。
      1973年,先灵公司推出Microgynon,这种复方口服避孕药每粒只含30微克的乙炔雌二醇和150微克的左炔诺孕酮。这是首个每粒含有不到50微克乙炔雌二醇的避孕药,引领了一批“微型避孕药”的出现。此后,微型避孕药成为一种标准,含有高剂量雌激素的避孕药几乎从此绝迹。Microgynon被认为是一种十分有效且耐受性良好的制剂,世卫组织将其纳入到基本药品清单中。

  •   到20世纪70年代,避孕药的研发一直受到用最少的激素剂量保证有效的避孕功效这一概念的驱使。但是,一种新型的名为醋酸环丙孕酮(CPA)的孕激素改变了这一理念。醋酸环丙孕酮不仅是抑制排卵的有效孕激素,而且还能阻碍雄激素的作用。目前,先灵公司推出的这种新型避孕药,仍然被用来帮助那些同时需要有效避孕的女性治疗中度或者严重的痤疮。
      1987年,先灵推出了Femovan,它是首个含有新型孕激素孕二烯酮的避孕药。

  •   除了口服避孕药领域,先灵公司于1990推出了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一种激素环。这种T形的聚合物结构含有一个激素储存库,它可以每天释放少量的激素。
      这种激素环专门为阻止意外怀孕而设计,一旦被医生植入到子宫当中,其中微小的激素量可以持续作用长达5年之久。它每二十四小时内释放20微克的左炔诺孕酮,不过其中只有一半的左炔诺孕酮会进入血液中,相当于每周服用二片“迷你避孕药”的量——实现了真正的微小用量。不需要每天定时服用,是它一个巨大的优点。
      现在,该产品在许多国家不仅仅用于避孕,而且还被用来治疗经期血流量过多的症状——这是另一种避孕外效益。

  •   另一种带有避孕外效益的新型孕激素在20世纪90年代由先灵公司的科学家研制成功,并于2000年投放市场:即屈螺酮。屈螺酮除性激素的效果之外,还具有与天然孕激素(而不是传统的合成孕激素)相似的另一种功效——抗盐皮质激素作用。孕激素促进钠和水通过肾脏排泄出去,抵消由雌激素诱导的水潴留状况。由雌激素诱导的水潴留可能导致刚开始服用避孕药的女性发生轻微、不适的副作用:体重会增加一到两公斤,还有可能出现乳房触痛甚至疼痛。虽然这些副作用(包括轻微的体重增加)通常会在服药一到两个月之后自动消失,但是会让刚刚开始服用避孕药的女性感到一点不适。顺便一提的是,水潴留正是服用避孕药会让人发胖的说法的原因。
 







相关数据更多
  •   目前全世界避孕药的品牌有535种,其中78种在亚太地区销售。
      目前全世界大约有1亿名妇女在使用复方口服避孕药(COCs)。
      复方口服避孕药每盒是21粒或者28粒装。21粒装的每盒仅装有21粒活性避孕药,要求妇女在使用两盒药物之间隔上7天。28粒装的装有21粒活性避孕药和7粒非活性或者无激素的避孕药。
      正确使用复方口服避孕药,避孕的成功率有99%,它是目前针对妇女的最有效的可逆节育方式之一。
      在发达国家,使用最为普遍的方式就是避孕药(普及率达到18%)和男性避孕套(普及率达16%)。
      2007年,全球的妊娠数量达到近2.1亿,其中有38%的人(约8000万)意外怀孕,有22% 的人(约4千600万)最后选择人工终止妊娠。
      以当前全世界避孕措施的使用情况,还有2亿多名妇女的避孕服务需求无法得到满足。
Flash
社会影响更多
  •   避孕药的诞生,改变全世界几百万妇女的生活。
      避孕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是让女性有权利计划怀孕。避孕药让女性有资格决定何时生育。女性无需经历痛苦的分娩或危险的堕胎。
      避孕药使性成为激情的象征,而非仅仅是为了生育,这带给女性无尽的自由,让她们有了前所未有的改变。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对人口增张的是不加控制的,甚至积极鼓动生育,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中国人口为5.4亿,到1972年已经达到8.7亿,人口的猛烈增张导致资源短缺。

  •   避孕药的诞生,改变了社会看待女性的方式。
      随着避孕药的诞生,女性不再只是“母亲”的角色。通过计划她的怀孕,以及她的职业,她能够有史以来第一次规划她想要的生活。
      当女性不必为家庭赚钱时,追求事业的她们不再被称为“自私”。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开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从早期的晚婚晚育少生优生,到后期的“只生一个孩”,这期间主要的避孕方式是宫内结育器,即通常所说的“上环”。

  •   多亏了避孕药,女性能够计划怀孕,也就能够推迟怀孕直到她们一切就绪。如果她们不愿意,也不需要忍受长达几年的分娩和待在家中的日子。另外,女性开始继续深造,因此结婚的年龄也逐渐变高。这些因素,加上社会对女性越来越开放,如反歧视法和女性友善雇佣政策,都为女性就业铺平了道路。
      改革开放开始,对待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开始逐渐向人性化、多样化发展,避孕套开始进入公众视野,但主要的避孕方式仍是宫内结育器。

  •   避孕药使每一个儿童可以成为“有计划的”儿童。全球每年2.08亿怀孕中超过三分之一都是计划外的。有了避孕药,夫妇可以根据自身思想准备和财政准备状况来计划何时要小孩。尤其是对贫困家庭,男性不再是家中唯一的谋生者,女性通常要承担养活大家庭的责任。如果把孩子的出生间隔拉开,夫妻就能很好地管理家庭资源。
      1994年的联合国人口与发展大会,以及1995年的世界妇女大会向中国传递了国际人口与计划生育的新观念、新动向,对中国的计划生育产生积极影响,同年,计划生育委员会正式提出了两个转变,标志着以人口控制为主要目标转向“生殖健康服务”,避孕方法的知情选择成为转变的一部分。中国女性开始接触多种避孕方法。

  •   避孕药有助于降低意外怀孕的数量,因此减少堕胎。堕胎一直具有很高的风险,有了避孕药,女性就不用因意外怀孕而陷入这种风险。全球每年大约7万女性死于不安全的堕胎,这个数字在过去十年几乎没有变化。从1995年到2003年,全球人工流产数量从近4600万下降到4200万以下;在亚洲从约2700万下降到2600万。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城市流动人口已经由1995年的4%上升到2005年的10%,部分大型城市如深圳等超过50%,这给生育与避孕带来新的挑战。仅靠一刀切已经不能满足需要。而且生活水平的提高促使中国的女性希望寻求更科学更适合自己的避孕方式。口服避孕药逐步在这个人口最多的国家开始她的新征程。
历史上的避孕
·4000 年前
  古埃及人已经有一套避孕方法:他们把石榴籽碾碎,与蜡混合制成一种小型栓剂放在阴道中。石榴籽含有天然雌激素。这种栓剂与现代避孕药一样,有抑制排卵的功效。
·公元前1550年 
  写在纸莎草上的避孕药方被认为是历史上最早的专业避孕药方。历史学家认为这种物质可能是鳄鱼粪便。女性在房事前把它放进阴道内。
·中世纪
  人们把动物内脏、鱼皮甚至亚麻制成避孕套。然而这些方法的避孕效果不佳,意外怀孕时有发生。